【憶言南浸】毛師母第一對婚前輔導的新人
南浸對我有太多第一次接觸 成了生命不可抹滅的恩典印記

◎汪明坤

「南港不是我的家,我的家鄉沒有高樓大廈」。這是遠走他鄉多年後,走出南港車站心中所發出的震撼。眼前所見的一切景象令我眼花撩亂,人潮變多了、街道變寬了、建築物也長高了;記憶中的教會,也在腦海中的地圖上消失了。幸好當年的地標–家樂福仍在崗位上,成了我回家路上的一盞明燈。

人的成長是透過許多旅程環環相扣接續而成,但能讓人記憶深刻的,通常都是那「第一次」的接觸。南浸對我而言,有太多第一次的接觸;這些揮之不去的記憶,卻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抹滅的恩典印記。

一、「它」是我「第一次」主動爬進來的教會
進入大學前的那年暑假,參加了一場名為”成功嶺經驗談”的聚會,沒想到竟讓我(被迫)受洗、成為基督徒的聚會。但由於事出突然,因此,對基督徒、教會、團契沒有好感,甚至有強烈的排斥感。但奇特的是,周遭的朋友大部分都是”基督徒”。進了大學,我是一位充滿夢想及自我實現的大學生,為了實現出國留學的夢想,”賺錢”便成了我大學四年的生活。畢業在即,申請國外學校便成了重頭戲,然而自信滿滿的我,雖然寄出了七封申請信,但卻得到六所的”很抱歉”;又加上當時因獨子自私的個性及暴力的行為,以致交往多年的”感情”成為了歷史,剎那間跌入人生的深淵,多日無法成眠,甚至有”想死”的念頭。

因小提琴學生的父親邀請,汪明坤來到南浸

就在無路可走、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我想到了朋友口中禱告的那位神,也就是逼迫我受洗的那位神。於是就撥了電話,給當時小提琴的學生崇智的父親,開門見山說:想找教會的牧師談談,廖哥當下就邀請我參加隔日早晨的禱告會。晨禱結束,理當可以跟毛牧師聊上一聊,沒想到牧師竟然有事無法多談。但他卻邀我參加主日聚會,當下心中確實是有點失望及難過。當周的主日,踩著不安的腳步走進這間陌生的環境。但是,當崇拜第一首詩歌響起,那不安的情緒瞬間消失,因為我的眼淚早已不自覺地潰堤,無法止息。

二、「它」是我「第一次」參與服事的教會
當年教會負責司琴的神學生剛好實習結束,秀好姊就邀我暫代這缺;雖然我是音樂系畢業,但鋼琴不是我的主修樂器,甚至已經荒廢多年。就在彼此包容、做中學的摸索中,展開了第一次青澀的服事,這過程也奠定往後服事的基礎。

813回娘家,汪明坤與秀好姊、張哥、素琴姊合影

三、「它」是家人「第一次」追思禮拜的教會
傳統家庭背景的我,舉香拜拜是理所當然。進入教會,開明的父母並沒有多加限制與阻攔。反倒是他們也會偶而來到教會,原因無它,就是因為我的脾氣態度變好了,讓他們覺得非常好奇,想來一探究竟。

母親罹患肺癌到病逝的那段日子,更因著牧者及同工們輪流關懷探望,讓母親感受到上帝的慈愛,在病榻前願意接受耶穌成為她的救主。病逝後的追思禮拜也在教會的協助下,成為眾親友們的見證與祝福。

四、「它」是我結婚感恩禮拜的教會
我、貞秀與毛師母,彼此成就了第一次婚前輔導的講師與學員。

在詩班弟兄姊妹的幫助下,著實減輕了我們許多婚禮流程的負擔,特別是詩班所獻的詩歌–兩個環,一直深藏我心。結婚感恩禮拜更是讓許多親友第一次走進教會,感受神的恩典與同在。

汪明坤在南浸舉行結婚感恩禮拜

汪明坤在南浸舉行結婚感恩禮拜

我與南浸真是一言難盡,如今看來都是上帝的引領與恩典。願「如今活著,不再是我乃是基督」能成為我及南浸繼續書寫的故事。

與弟兄姊妹的共勉:
如今活著,不再是我乃是基督

本文於2022.11.20主日週報分享。南港浸信會原教堂建築(1978年啟用),目前正拆除重建;邀請弟兄姊妹分享在南浸的生命故事,一起數算恩典,向主獻上感恩,禱告中盼望新堂建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