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憶言南浸】南浸六十餘年翻越黑鄉歷史,脫胎換骨
開放家庭小組分享有淚有笑 屬靈爭戰得勝喜悅

◎陳陸雲

我受浸可說是平淡無奇,時候到了,水到渠成。沒人向我傳福音,1986年我偶然經過教堂,聽到歌聲好淒美,走進耹聽,情不至禁的兩行淚水流下,弦律、歌詞穿透肺腑打動我心;想不起是那首詩歌,只覺深觸我心。後來禮拜天沒事,走進教會,接受同工們推薦進入慕道班,就這樣是年我受浸加入教會—懷恩堂。

看到十架導引南浸
1988那年,我遷住南港,懷著老大就要出生,肚子大的都頂到方向盤,實在沒法開車;問了母會,南港那有教會我可就近參加崇拜,給我的答案是你可買錄音帶回去聽,不要離開。唉!缺少臨場感,還好回來問了鄰居他們給我的訊息,說南港路上加油站那有一間教會,是國語還是台語不知道。找一個禮拜天我挺著肚子,專程來到加油站,問了加油工沒人知道,正準備轉身走人,嘿!看到不遠處有一十字架,十字架的光芒導引前去了解,真好,教會不大,是國語禮拜;是年生產了事,孩子滿月後,回復上班,安頓就緒,1989年即來到南港浸信會,記憶中那時是年輕的毛牧師牧會,加以師母的熱心關懷,我就這麼選定屬靈的家,直到現在—整整33年了。

卅幾年前的南港確實是北巿的邊陲,老舊本土,區內有著大型企業化工廠及垃圾掩埋廠,環境雜亂、空氣污濁;去一趟台北真像進城一樣,坐趟公車總覺得好遠好久。記憶中的教會不大,簡潔、有力、親切、關懷。會友間交通熱絡、溫馨,牧師&師母辛勤的餵養小羊,努力照拂小羊靈命的需要。

陸雲姊(右一)2018年母親節與南浸姊妹們喜樂合影

我曾參加小組的服事,早期成立姊妹會,彭師母、雙雁、蓓甯、…等約有七八人,過之不久原班成員又形成細胞小組,加入筱鳳、榮芳、錫卿、憶梅等。每週五晚上在我家聚會,那時都還年輕,大部份都在職,白天的酸甜苦辣,晚上盡情分享,有淚有笑,偶而雙雁的姊姊喜雁會來到我們的中間,分享她在大陸傳福音的大小見證,精彩可期。談到開放家庭,也是我屬靈生命中的一大爭戰,到現在談起來,仍有那份戰勝的喜悅感;話說從頭,嫁給先生我曾向主許諾,我要帶著他信主,幾年下來,毫無動靜,偶爾還會因信仰有所爭執,時間久了,耐性就被磨耗掉。

先生主動提起開放
當時我們住在中研院宿舍,環境算是寬敞,姊妹會成員大部份住在附近,我心有所感,只想奉獻居所供大家聚會,想到先生一定會拒絕,天人交戰,為取得使用權,幾經酌定;不能強奪,只能智取,先動之以情,再曉之以理,以數據為訴求,某天晚飯後找他談話;我想每週五晚間請小組來家聚會一次可以嗎?先生說:不好吧!那我要去那裏?再說孩子們要寫功課,我說:「你三不五十有朋友來家談話,我還得茶點招待,有時前三皇後五帝的時間拖到半夜,照樣服事,而我一個月三十天只用四天,五分之一都不到,你還有意見,你覺得公平嗎?」嘿!冷戰兩天過後,先生主動向我提起,說:好啦!你可以用咱家客廳,你們聚會時我就去研究室,另外聲音控制好別吵到鄰居和孩子讀書就好。哈!頓時心花怒放,哈利路亞,讚美主!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,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。自此開始家庭聚會,這真不容易,想到夫妻能同負一軛是多美的事,不會有這些困擾。我們姊妹會後來發展成細胞小組,因組員日漸加增,分植出去有蓓甯、錫卿小組及筱鳳小組,那段時間真是美好。

2020年陸雲姊(左三)擔任幸福小組福長

2021年4月幸福小組合影

南浸六十餘年翻越黑鄉歷史,此時的蛋白區南港已不能同日而語,脫胎換骨,轉型為軟體科學園區;教會附近大樓林立,反顯殿堂狹小擁擠,正逢政府獎勵危老重建政策,幾經會友同心合意禱告,執長們意決—重建聖殿!好神聖氣魄的決定,我們雀躍、期盼重建莊嚴聖殿矗立轄區內就是一座閃耀明燈,傳揚福音,繼續將神的愛帶給社區百姓,我們清楚眼面前最重要的乃是經費的不足,甚願我主賜智慧、能力幫助我們,撼動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的禱告,齊為募款供獻心力。

與弟兄姊妹的共勉:
期盼重建莊嚴聖殿,將神的愛帶給社區百姓

陸雲姊(中)2003年在南浸分享留影

本文於2022.10.30主日週報分享。南港浸信會原教堂建築(1978年啟用),目前正拆除重建;邀請弟兄姊妹分享在南浸的生命故事,一起數算恩典,向主獻上感恩,禱告中盼望新堂建立。